快捷搜索:

bifa0015_游历连载 第十五辑:井岗翠竹、华夏暴雨

2019-05-28 作者:茶叶   |   浏览(165)

  今天我们从湖南南部横穿中部奔向了湖南东部。从新宁崀山过邵阳、衡阳、直到炎陵。行程约450公里,一路狂奔就是想上井冈山!虽然多年前我们曾去过井冈山,但井冈山的翠竹仍深深的吸引着我。

  炎陵县有个“炎陵”,我们特地前往拜谒。陕西宝鸡也有个炎陵。到底炎帝葬身何处,也不是我们能考证的。不管真假,我等总是炎黄子孙!见陵而拜谒,总不会数典忘祖!这陵寝也是全新的建筑,几乎见不到古迹,只有几块残碑记述着历代奠基的记录。

  早8:30我们就出发前往井冈山。井冈山是中国人的圣山,是红色的山。但我们到井冈山并不完全是追寻红色脚步。在我眼里井冈山是绿色的,翠绿的!记得小时候我们读过的课文《井冈翠竹》。我就是为这一份心中的翠绿而重游井冈山。

  “井冈之美,美在杜鹃”。杜鹃山原叫笔架山,海拔1357米,远远望去,形似笔架,因此而得名。大概笔架山不太吸引眼球,所以更名为杜鹃山。必须乘索道上山,索道很长,约5千多米,要半小时才到顶。

  虽说是晚春,山里气温还不太高,杜鹃花星星点点只开了几朵。十里杜鹃长廊,见树木不见花!竹稍有些萎黄,蒿草还一片枯黄。松林呈墨绿色,其间散长着一些翠绿色嫩叶树冠,让整个山林显得有些生机!

  路经“弹指一挥间”就是一快巨石、如果不是有快铭牌,肯定不知道哪儿是“杜娟王”,实际就是在山顶徒步,没有太多的景点。

  据介绍有猴头杜鹃、云锦杜鹃、鹿角杜鹃、红毛杜鹃、江西杜鹃、井冈杜鹃等26个品种,但我们哪儿能区分!

  走到小松岛就到头了,绕道观景台,往回走。这一面全是在山腰上凌空架的栈道,几分险峻,却只是看见千山万壑。虽然指示牌上有“观音石”、“群猴听训”、“大佛岩”、“鹰嘴岩”、“飞来石”和“七大峰”的奇峰怪石景观,但几乎都被树枝挡着看不见。只看到“金鸡报晓”:宛如一只巨大的公鸡,傲然立于笔架山之上,伸颈破啼,引吭高歌。

  其实杜鹃山就是一个高山徒步环道,全程约6公里,沿半山腰栈道平缓一些,山顶的木栈道却要上上下下。从山腰徒步走到山脊,然后下山。景点标志也不清楚,许多人都不知道走到哪儿了,性价比并不高。不说门票,就缆车票也够可以了。有谁再来井冈山就别上杜鹃山了。

  不过山上的“台湾松群落”倒别有一番情趣。年深日久,树身飞满铜钱厚的苍苔,蟠干虬枝,树冠偃伏如盖,显得老态龙钟。有的出于悬崖,有的出于石缝,有的凌空欲飞,有的盘根错节,冉冉轧轧,造型古拙,有些韵味。

  站在山顶,望着山峦苍茫、群峰起伏、涧深林密。别说当年在此藏匿千儿八百的人,就是十万大军潜伏于此,也难觅踪影。难怪毛爷爷把这当根据地,在这打游击,鬼都找不到!

  11点15上山,4点多才下山,走了5个多小时。我们住在茨坪天街旁边,这个季节山上游客不多,物价也不是太贵。虽说是春天了,气温还是不高,几分凉意。我想大概国人都来过井冈山,不仅是接受教育,井冈山风景也还是挺美的。但在那个艰苦的年月,人稀地少,井冈山还是很贫穷的,生活也是很艰苦的。

  攻略:井冈山门票190元,包括所有景区,各景区不单独买票;区间车70元;杜鹃山索道160元。龙潭景区不允许自驾车进去!也就是说什么都不算,仅票每个人就420元。

  和远鹏两口同行,我们的生活水平大大的提高!每天祁姐都煮早餐,午餐在高速服务区还有热米饭吃!遗憾的是祁姐她们来过井冈山,她们今天去了宜春温汤,我们又回到啃干粮的旧社会了,弄得今天情绪也不高。

  夜里下起了雨,淅淅沥沥,打在窗户玻璃上,滴滴答答,到早晨雨渐渐停了,天却还是阴沉沉的。

  “翡翠谷”仍笼罩在浓雾之中,我觉得这里是井冈山最美的地方。记得第一次来井冈山,就为翡翠谷的美深深吸引。与同行的朋友戏谑:在这里打游击,死都不会离开!

  这里也被称为“龙潭”:耳边龙啸雷鸣,却不得见龙颜。沿阶下到谷里,首先见到“青龙潭”。一条瀑布由山腰跌落潭中,落差十余丈,水声震耳,飞雾如烟。青龙潭原名“碧玉潭”,虽然瀑布似蛟龙,潭水却如碧玉。中国人就是皇权思想,非要弄个“龙”名好像才气派。其实水量又不大,气势也没有那么恢宏,所以我觉得还是叫碧玉潭更优美些。

  溪水一路向下,因为山高水急,跌落谷中形成一个一个瀑布深潭。再往下是“锁龙潭”,瀑布掩映在杜鹃林中,水声沉闷,似被困的蛟龙急欲出洞。

  “珍珠潭”,瀑布落差也在十余丈开外,水声清脆,潭面湛蓝,瀑布在半空中碎成无数闪亮的水珠,直击潭面,千万珍珠落玉盘。

  比较震撼人的是“击鼓潭”,瀑布口有巨石阻遏,河水被切成数股夺路奔流落入深潭,声洪若鼓。

  最美的、也是最令人陶醉的是“仙女潭”。在瀑布落水口有一块卷髻状苍岩,水流分成两股迂迥,在苍石下又合成一股直冲而下,恰似身着长裙的仙女在翩翩起舞。仙女潭瀑布落差比前几个瀑布都高,潭面也比前几潭阔,深不见底。

  黄洋界离翡翠谷还有15公里,上次来井冈山曾去过,今天时间太紧,我们只好放弃再去,改去走“水口”。

  “水口”在“大井”下面。大井是毛爷爷当年的住处,虽然上次我们去拜谒过,但今天路经,仍然前往再拜。

  “水口”是一条流进井冈湖的小溪。花岗岩铺就的石板路伴着小溪弯弯曲曲行进在山间,虽是沿溪向山谷底走,但也高高低低。“彩虹瀑布”比翡翠谷所有的瀑布都雄浑,水流大、落差高,蔚为壮观。本来想走到井冈湖口,但双腿如铅,实在太累!

  提到井冈山,都想到的是红色摇篮。其实我更爱井冈的翠绿。虽然“杜鹃山”春来迟,但“翡翠谷”、“水口”都已翠绿一片。翠绿的山、翠绿的潭、翠绿的松、翠绿的竹、翠绿的茅草,翠绿的梦,连岩石上都爬满了翠绿青苔!

  井冈山的翠绿才是我的魂牵梦绕。本来我们可以在井冈山多逗留几天,但远鹏他们在“温汤”等我们,不好意思老让朋友等,所以我们决定下井冈。

  离开井冈,突起团雾,能见度不足百米。小心翼翼,慢慢爬出了井冈!我们向永新走,本来打算住萍乡,跟远鹏他们汇合。结果导航错了,南辕北辙跑到了吉安,上帝给我开了个大玩笑!

  远鹏来信告知:今年地球患“厄尔尼诺”病,江西、安徽等地都面临大雨,央视预计今年长江流域可能要发大洪水。恐被困在汛区,不得不改变原计划。跳出雷雨区,我们直接奔河南,到没雨的地方去!

  我们真的为雨所隔,走不掉了。按计划我们是要经九江、庐山往安徽宏村、西递走。游完安徽再回新疆。但今年的“厄尔尼诺”现象比那一年都严重,极端的恶劣天气,到处暴雨,山洪暴发。再按原计划可能就面临暴雨袭击!不要说玩了,可能还会有危险。我们本来就是周游来了,没必要冒险。深思熟虑后决定往不下雨的北方去,走河南,然后回家!今明两天黄石前后都是大暴雨,而这是我们要穿行到河南的必经之路。而后天将有短暂几天的阴天,我们决定在宜昌、新余晃两天。等雨过去了,我们再走G45,往河南走。

  “钓源古村”位于吉安城西17公里。走近村庄,满眼是绿,延绵的小山岗上,郁郁葱葱的古樟树环绕小村庄,一条S型的小岗将村庄分为“太极鱼”两个自然村落,恰是一幅太极图。东为“渭溪”,西为“庄山”。

  一进村是一座古朴庄严的“钓源欧阳氏祠”,建于明正德年间,现存的祠是建于清道光年间。青砖黑瓦,墙基青砖已有些风化了,墙壁斑斑驳驳。三进堂建筑,品字型天井,寓意人品千斤重!木柱、木墙、木梁已呈褐色烟熏色了。这儿是村里的政治活动中心,可以看出村民们活动的迹象。在二进堂中间和墙边各有一个灶台,灶台上各有两口大铁锅,还有一个巨大的案板,估计是祭奠祖先时村宴时用的。

  大门外是一个广场,广场前面是一排状元旗石碑,每当考上一个状元,就会给他立个碑,升旗以示族人,当然那也是光宗耀祖的时刻,也可见过去民族对知识的尊重。当今社会只忙着给铜臭树碑立传,是社会的进步还是悲哀?!

  幢幢青砖黑瓦的民居依坡而建,老屋高低错落,排列有序,苍老、幽静。一联串大小不一的水塘,又把“庄山”村庄分成南北两半,民居倒影在塘里,分外宁静。

  一条条青石板铺就的巷道,曲折迂回伸向每间古宅。风姿各异的民居建筑,如一幅幅淡淡的水墨画,人在画中。从古老的青石板上走过,思古之情、敬仰之意油然而生。

  青石板铺成的巷道两旁,是四通八达的排水沟,天下大雨,巷中无积水,房屋前后瓦檐上的骑瓦封火墙,刺向蓝天。幢幢民居,既有常见的单檐屋面,又有不多见的重檐瓦顶;既有1进2厢、2进4厢式厅房,有庭园式、院墙式等风格迥异的居室。

  我们参观了49号民居,是典型的民居建筑。进大门是一条遮檐的天井,正对大门的一个小门竟然是牲口棚。左进才是一条长长的石板天井,天井的左手一排房大约是下人住的,右侧是高高的砖墙,在天井尽头右侧才又是一道门,就是过去讲的二门。很有意义的是大门和二门并不像传统中国古建筑那样在一条中线上,而是相错近十余米远,显然是为了私密性而设计的。进二门才是正厅,迎面是香案神龛,上悬祖像,香案两旁是祖师椅。令人称绝的是站在正厅里往外看,大门上方留有一个“元宝”形的天窗。据说是“抬头见宝”,其实是前人为采光、透气而用的,风可进而雨难进。东西两壁木墙上还存留有鎏金楷书的家训,尚可看得出昔日的熠熠金辉。看得出这不仅是大户人家,而且极有文化底蕴。

  厅左手一间小房,显然是书房,里面有两张连着椅子的课桌,黑褐色布满了刻痕,大概都是上课时的“杰作”。正厅神龛左、右各有一扇门,墙后有楼梯通往二楼。右侧的门进去一大间,是主人的卧室;左门进去则是通往三进院的门。走进三进院,又是一个横着的小院,一条石板走廊,一个天井,一排住房,又有好几间房,大概是家人、孩子们的居室和厨房。站在天井里让我想起一个词:“井底之蛙”,可见高墙深宅的压抑!

  遗憾的是这么宝贵的祖居竟然只有一位孤独的老人留守,掩饰不住的破败、霉味!唉!真是不肖子孙,糟蹋了先祖的遗训!要知道这样的古建筑在中国都不多了,好可惜!好心痛!

  令人不解的是,钓源村大多是“歪门邪道”,巷路、村道、塘岸没有一条是笔直的,建造者似乎有意为之。巷道时宽时窄,院角有圆有方,墙面有正有侧,形成回环往复、参差跌宕的格局。也许是应合古代阴阳八卦的理念,显现“天人合一”的道理吧!

  但我注意到在“欧阳祠”外的山墙和一些古建筑山墙上都留有里宽外窄的射箭孔。由此看来这里过去也并不和平。把村庄建筑成S形的两个村落和“歪门邪道”,以及二门远离大门,高墙深宅,恐怕不能说不考虑防御需要!

  高大古老的香樟将村庄笼罩在树阴下。分外醒目的是村祠“忠节第”前的4株古柏,直径1米有余,近500年的树龄了。

  据称钓源村都姓欧阳,是欧阳修的同族后裔,已有数百年的历史了。文化底蕴极深,重文习文是世世代代的传统,据记载百年来该村曾出过五品以上的官员20余人,进士9人。走在村里,处处散发着历史文化的气息,让我深受感染!才艺顿生。我想我若出生在这里,大概最少也能混个什么“士”之类的吧。结果我妈把我生错了地方,这一辈子什么“品”也不“品”,能怪我吗?惭愧、惭愧!

  我们要到宜昌“温汤镇”和远鹏先生汇合,一口气跑了179公里,到温汤已经快6点了。

  温汤是“明月山”下的一个温泉小镇,长年60多度的硒温泉源源不断,来这泡温泉的人络绎不绝。极大地带动了当地经济,可惜我们没时间泡了。

  由于连绵的雨季,又加上我们走错了路,误跑到吉安了。武功山、明月山都无法攀登了,不能说不是遗憾。

  据央视报告,今年南方降雨量可能很大,甚至会超过98年的大洪水。近些天又是到处塌方,弄得我们不得不改变行程。无奈之中我们只能往北走,到不下雨的地方。

  今天黄石中量雨,我们一口气跑到修水,也没下雨。明天过黄石到信阳,错开降雨区。

  1.雨雾天开前后雾灯加双闪是常识。我想提醒大家的是,不要试图超越所有的重车。一定远离大车,那怕跟在后面也不要试图超到最前面!

  有一次因大雾被封闭在收费站之外,所有车辆在收费站外排起了长长的队。我被夹在中间,前不见头,后不见尾。我完全可以掉头离开队伍,等车走完了,或者再等一个小时再进高速。但当时想都没想,跟着长队就进了高速。等进了高速后悔不已,我被夹在重车的行列中,根本别想超车!前面上百辆重车齐头并进,百舸争流,根本没有你超车的空间。小车夹在浩浩荡荡的重车洪流之中,提心吊胆,战战兢兢,后悔啊,恨不得把车搬出高速!不管你怎么窜,几乎三面都是重车。你就像在重车的峽谷里爬,心情可想而知。我们都是仗着小车速度快,尽快超越重车,跑到他们前面。当你根本无法加速时,你才感到危险,头上高悬利剑,只要一不留心,你就成了肉饼子了。

  所以遇到大雨或大雾,一定要估计一下你出发和重车出发的时间,要留下一个安全时间,不要侥幸你能超越所有重车群!

  2.如果在高速途中遇到大雨,除了灯以外,最主要不要试图超车。雨天路滑,重车易侧滑,重心不稳,刹车更不灵。加之重车卷起的水雾足以让你有几分钟什么也看不见,而且雨天小车刹车距离也会大大增加!

  攻略:从宜昌温汤走G45到修水230公里。远鹏来信告知:今年地球患“厄尔尼诺”病,江西、安徽等地都面临大雨,央视预计今年长江流域可能要发大洪水。恐被困在汛区,不得不改变原计划。跳出雷雨区,我们直接奔河南,到没雨的地方去!

bifa0015_游历连载 第十五辑:井岗翠竹、华夏暴雨

茶叶推荐